淮水安澜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53|回复: 5

[小说] 父母的姻缘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250

积分

白鹭湖

Rank: 3

积分
250
发表于 2019-11-22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空山松子落 于 2019-11-22 16:32 编辑


父母的姻缘


330603-140ZP2093939.jpg


母亲坐在饭桌上说起陈年往事,像数碗里的稀饭粒。故事偶然停顿,是因为要纠正多米捏筷子的姿势,“不要拿筷子太靠上!那样你会远离这个家。”多米听从她的话,趁着她讲故事入神,她的手就偷偷移到筷子上端。
不知是一语成谶还是宿命使然。二十年后,多米成了远嫁的人。就像母亲自己一样,而且走得比她还要远。

如今,年已四十的多米回想起她整个的童年时光,好像全是被黄土地上那一片片遮天蔽日的苞谷地所覆盖,有时候又或者是那条村里的河,记忆在河水里被打湿,湿得像一望无际的岁月。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重蹈母亲的覆辙到了这个城市,其中的蜿蜒曲折自己一时半会儿都讲不清了。每每被人问起,便说说来话长,不说也罢。
但记忆里,母亲对于远嫁总是耿耿于怀。

关于老一辈人的旧事,包括父母的姻缘,多米听二妈说过。
据说,在土改时,多米的爷爷被划为富农。土改看起来改革的是土地,实质上它改变了人心。人心变了,人与土地、财产、权力的关系才会变。细究起来,土改的头等大事倒不是“土地还家”,因为“还家”的土地没过几年就被“合作化”了。土改真正的大事是“划阶级成分”,这划定的阶级成分不仅改变了很多人的下半辈子,甚至影响了几代人的命运。
其实,在多米爷爷生活的那个时代那个村子,划成分的标准缺乏标准或者标准模糊,不乏在穷庄里是普遍的矮子里拔将军,‘找不到阎王就找鬼’,让许多中农被升为地富。

二妈说起这些来,一幅痛彻心扉的样子,似有些委曲。家里当时也就多了几亩地,有一个长工,日子比寻常人家好过一些罢了。害得她常常得奉命拿着自己家的小矮桌,然后站在自己家桌上挨批斗。
在二妈的絮叨里,少女米多翻看着家里的相册,全时黑白照片,那时候还没有彩照,即便是有,也是后描色的,色彩庸俗而艳丽。
她看到少年的父亲和爷爷的合照,泛着古旧的黄色,爷爷端坐太师椅上,脸颊瘦长,留着长长的山羊胡子,头戴瓜皮小帽,身着青色长袍马褂,目光是和善的,在照片里望着素未谋面的米多。爷爷在多米出生前就已经死了。他身旁半尺距离处站着多米的爸爸,是同样的瓜皮小帽长袍马褂,圆圆的脸庞一脸的懵懂稚气。从少年爸爸的脸上,多米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爸爸的三个孩子中,她是最像父亲的。

多米继续往后翻,看到父亲在一中读书时不同阶段的照片,那张脸从最初的婴儿肥慢慢有了棱角,日渐英俊,身姿挺拔,气宇轩昂。身着一中学校的制服,颇有五四新青年的风范。一中是方圆几百里最好的学校,到如今也依然是。
当她翻到父亲和母亲的合影时,突然惊奇地叫出了声。二妈停下手里的针线伸过头来,哦了一声然后又把头收回去,继续做针线,继续唠叨。
照片上的父母都是年轻的模样,二妈告诉多米,那时母亲二十,父亲三十一。多米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张照片。那时的母亲多么好看,清秀,素雅的碎花小袄,苗条柔韧,双手垂立。一张小脸尖俏的下马微微颔首,眼里却是冷的,脸上一脸的不情愿不甘心。而父亲面无表情,穿深色的中山装,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两人保持半尺的距离,没有丝毫亲昵,倒像是闹着别扭。
二妈说这是你爸妈结婚前的照片。多米就好奇了,结婚按说是件甜蜜的事,为什么照片上的父母却是这番模样?
在二妈乐此不疲的追忆里,多米知道了父母的姻缘故事。

或许还要归咎于家庭成分。那时家庭成分对一个家庭,一个人的前程的影响是多么的巨大,是多米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
多米的父亲在校成绩极好,高考过了线,但因家庭成分不好,却被某领导的孩子顶了名额,回到了家里务农。屋漏偏逢连阴雨。当时的恋人也离他而去,去奔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父亲颇为苦闷,整个人本就内敛,由此日渐沉默起来。村里的学校请他去当老师,他婉拒了。但后来他迷上了古代建筑,和村里一个木匠老师傅一起去了古建公司揽活,他极有悟性的又肯钻研,后来成为古建公司一名受人尊重的古建筑师,开始专门修缮西京各处损坏的古迹遗址。

时间就这么一年年过去,父亲到了快三十了。虽然玉树临风,多才多艺,内敛稳重,但家庭成分不好,没有人愿意把姑娘嫁给一个富农的儿子。多米父亲一不小心就成了大龄未婚青年。


324966aad84e4111adb9310b5e1c7c7e.jpeg


而在当时的河南鹿邑,多米的母亲年方十八九,但因多米的姥爷早逝,姥姥多病,她早早地担负起家庭的重担,每天繁杂而沉重的家务、地里的活都压在她略显娇弱的肩膀上。除此,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当年的鹿邑是还是穷乡僻壤,家家天天吃着黑馍馍,到了要嫁人的年纪,母亲极想跳出这个穷坷垃,摆脱无望的困境。对于一个目不识丁的女子来说,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嫁做人妇,以此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机缘巧合,她的一个亲戚在外省工作,过年回家到她家闲坐时,得知她情况,突然眼睛一亮,一拍大腿,说我这儿真有个认识的人,西京人,人是没得说,一表人材,再合适不过了,最重要的是家里情况好,顿顿都有白馍吃。

于是,两次省际间的书信往来之后,满怀对未来生活憧憬的多米母亲和亲戚便到了西京,人们口中所谓的繁华城市。但走着走着,便走到西京南郊的农村,同样是贫穷破败的模样。多米的母亲心就有点凉。想着白馍馍总有的吃吧。事实上,最初的几顿饭是有的,但后来慢慢变成了白黑杂面。

关于父母的初次见面,在漫长的岁月里,多米听母亲寥寥说过几句。她说:刚见你爸觉得这个人脸白不刺啦的,后来才知道他那段时间害痔疮,失血过多贫血造成的。整个人一点都不活络,话也少。至于别的,她并没有说。
对于远嫁他乡,多米母亲心里终归是不情愿的,原因很多,更多的是想象和现实的落差太大,想跳出困境,但又进了另一个穷窝子。虽然成分是富农,但已没了富农的样儿,家产都被没收分配了,连最可安慰人的白面馍馍都不是那么轻易能吃上的。但又想终归比鹿邑要好一些。于是,让亲戚书信禀告过姥姥,这门婚事就订下来。
婚前,父母一起去照相馆拍下那张看起来别扭的婚前合影。不久,结婚证也扯了,一纸婚书维系住了两个人不同的世界,从此成了一个屋檐下烧火吃饭的夫妻。

二妈说,你妈那时候觉得特委屈,觉得你爸年纪有点大。但是没有人说起多米父亲的感受。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向任何人表露自己的心迹。多米猜想,父母也许都多少有一些将就的心态吧。当然仅仅是猜想。但是关于白面馍一说,多米确实听母亲发牢骚时提过,并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听起来像是她是拐骗过来一样。而且二妈说多米妈甚至不愿意拜堂成亲,极力挣脱众人之手想逃离现场。多米在她绘声绘色的描述里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有些匪夷所思,听起来像电影里的画面。如今想来,这其中不乏戏精二妈的添油加醋和过度渲染。
多米不知道父亲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是难堪多一些还是无奈多一些。

多米母亲在一次吃饭时说,我和你爸结婚后,你奶奶还是防备着怕我跑了,眼睛跟着我转,天天瞄着,直到后来有了你姐。

多米记得奶奶那个可爱的小老太太,多米小时候她还在世。记忆里的她,头发每天梳得一丝不苟,头戴抹额,三寸金莲,手里拄着拐杖,安祥地坐在门口,若有所思又似乎一无所思。
有一天清晨,多米母亲早起后,马上又回到屋里,告诉多米父亲:咱妈死了。多米现在还记得她当时的语气,没有一丝悲伤,轻描淡写,像是在告知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死亡。
奶奶寿终正寝,没有一丝病痛,在夜里便进入永久的睡眠,转移到了另一个时空。

后来的事,不再有悬念,多米都亲历了。父母的姻缘,通过不同人的言语描述,渐渐勾勒出了大致的轮廓。但她从未听父亲说起与母亲之间的旧事,也从未听到过他的抱怨。

父母婚后的感情生活还是可以的。母亲性格火辣,一张刀子嘴杀人于无形,而父亲隐忍持重,性情温和。所以在多米的印象里,爸妈似乎没吵过什么架。只记得在她刚上小学时,一次他们闹别扭,母亲声称她要跳村头那口井,然后迈着小碎步,气鼓鼓地向村东头走。父亲在后面距她二米远跟着,不急不缓,甚至嘴角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父亲身后是紧张而担忧的多米,她颠着小短腿,一路小跑才勉强不掉队。路边的乡邻们好奇地看着这一家三口的阵仗。

多米顾不上理会别人异样的目光。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循环往复在父母之间。起初,她真担心妈妈会跳井,让她成了没妈的孩子。但父亲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意,安抚了她,心里有盏灯突然啪的一声亮了,她意识到眼前的一切,不过是大人的一个小小的游戏。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


tu.jpg


在物质贫乏的年代,一家人平静地生活着,现在想来是苦的,但那时却是那么容易满足。母亲在家里忙,用瘦小的肩膀扛家里所有的事务,孩子们大了都早早帮她分担一些;父亲每天路上耗费两个小时去上班,下班回来时不时会给母亲和孩子们买些少见的吃食,以此安慰她们贫乏的胃囊。多米有生以来穿的第一条裙子就是爸爸给买的,当初院子里有几个邻居人,逗她说,来,多米,让我们看看你的新裙子漂亮不。多米羞怯地躲到了门背后。
多米是最爱父亲的。每当父亲回来,她都像小鸟儿一样扑棱棱飞过去,接下父亲手中的包。而令她最安心的是,在寒冷的冬季,母亲在厨房里忙着饭,时不时招呼孩子给她摘菜,帮她烧火,间歇因哪个事情做得不好训斥两句。父亲身心泰然,坐在院里的茶几前,一茶缸高沫,一本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或一桌的资料图纸,写写画画,做笔记,半日辰光便如此过去。

多米常常想起以上的情景,它如同一幅画般定格。如今,她似已经成了看画的局外人。
那样的少年辰光,在梦境里游动,像河水里招摇的水草,像村庄上空的炊烟。温暖而无法触及。
终于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摒弃和取消了“家庭成分”。不久,父亲便离开古建公司和人合作古建工程或模型。家里的日子渐渐好起来。
父亲曾意味深长的对家人说:我真的要感谢邓小平。
如今,她还记得父亲说这句话时,那一脸诚挚而感怀的模样。

年复一年,日子如水一样流过去。一家人像是被命运这条河裹挟着前行的人。来不及去改变命运,只能顺着命运的河流而下。如今多米和她的姐姐弟弟都已步入中年,成家立业,生活平淡安然。而多米的父母在岁月的浸染里,在三杯黄酒一轮好月之后,都已垂垂老矣,一起老得须眉皆白,老得苍凉似海……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2 07:18
  • 签到天数: 200 天

    [LV.7]I

    50

    主题

    1704

    帖子

    3390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3390
    发表于 2019-11-22 1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分享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759

    帖子

    4527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4527
    QQ
    发表于 2019-11-23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代的悲剧。婚姻有多少都是偶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1 15:50
  • 签到天数: 1578 天

    [LV.Master]

    11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天生俗人

    Rank: 18Rank: 18

    积分
    34732

    淮网2009年度十大热心网友淮网2010年度十大热心网友淮网优秀版主淮网原创写手淮网宣传大使淮网正义使者

    发表于 2019-11-23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浪漫的爱情,一样能成为白头偕老的伴侣特殊年代的人们,用隐忍和包容支撑并改善着生活。


    男人的巅峰状态在于奋斗中的不断成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1 21:27
  • 签到天数: 74 天

    [LV.6]III

    39

    主题

    679

    帖子

    2142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2142
    发表于 2019-11-24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讲述一段奇缘,一段平淡的生活,一段成份之痛,还有对改革的感激。
    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5

    帖子

    81

    积分

    石塔湖

    Rank: 1

    积分
    81
    发表于 2019-12-4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样的少年辰光,在梦境里游动,像河水里招摇的水草,像村庄上空的炊烟。温暖而无法触及。啥也不说了,感谢作者和淮水安澜的无私的分享与奉献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服务|诚聘英才|争议投诉|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淮水安澜网 ( 苏ICP备05065568号-7 苏B1.B2-20100267 )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1号

    GMT+8, 2019-12-12 07:28 , Processed in 0.127898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