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水安澜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52|回复: 7

孙汉文烈士纪念文集(系列之三)

[复制链接]

79

主题

648

帖子

1036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036
发表于 2019-10-1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玲珑湾 于 2019-10-2 23:37 编辑


怀念我的父亲孙汉文

                           孙平


      我的父亲孙汉文生于一九零八年农历二月初二,出生在一个贫市民的家里。祖母共生了七个孩子,前面六个女孩相继夭折,父亲是最小的一个男孩。他从七岁开始上学,家里尽一切力量供他读书。他很聪明,七岁就能站在凳子上跟大人下棋。他为人正直,童年时就爱打抱不平。
    父亲先读了几年私塾,后来又在西坝运商学校(淮北盐商主办)就读四年。他学习认真刻苦,从来不用别人督促,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练习书法,然后诵读国文。放学回来,饭碗一推就又去练字了。为了省钱,他用磨平的罗底砖用毛笔蘸水练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久而久之就练了一手好字。西坝“修身堂”匾额题字,就是我父亲的手笔。在学校读书时,他各科成绩都是优良,尤其是国文、算术和英语成绩更为突出,是一个优等生。父亲平时还爱好体育活动,特别喜爱打篮球、踢足球和撑杆跳。他也爱好音乐,身边有好几本乐谱。
    他十七、八岁在西坝运商学校上学时,接触到地下党,受到马列主义的教育,开始从事革命活动。后来,跟祖父学中医。还做过家庭教师,以教书、学医作掩护,秘密进行革命活动。
    一九二七年秋,我父亲和宋振鼎等人由靳宗恂和赵步坤介绍入党。不久,中共江苏省委派何猛雄同志来到淮阴,在我家组建了中共西坝党支部,由宋振鼎担任支部书记。宋调到清江城里工作后,我父亲接任西坝党支部书记。有了党的组织,革命活动更为频繁了,我家就成了地下党活动的秘密联络点。那时,祖父母年纪都比较大,成天胆颤心惊,生怕父亲出什么危险。每当夜晚地下党在我家活动时,我母亲朱惠珍就在外面为他们站岗、放哨。我家大门原来朝盐河,在大码头那儿,门面三间房子,西头是杂货店,卖烟酒杂货;东头中药店,祖父行医,给人看病。西边有三间房子,是祖父母住的。后边有三间堂屋,座南朝北,当间是父亲教书的地方,我父母住东头房,他们的床,有床围,有搭脚板,马桶巷前挂个门帘子,只要听到狗咬,外面有动静,母亲就回来报信,地下党同志来不及出走时,就钻入床底,隐蔽起来,母亲就坐在马桶上掩护他们。有时敌人看她坐在马桶上,也就只好走开了。
    当时我家还比较富裕。有时父亲和同志们晚上回来较迟,都在我家吃夜饭。每次都是我母亲给他们准备饭菜,夏天还要烧洗澡水,忙完了就去站岗,保护他们的安全。有时还帮他们浆洗和缝补衣服。倘若有人生病了,都由祖父给他们看病,由母亲去服侍。当时,王伯谦、宋振鼎、朱瞎子(盐工、党员)、还有个李守仁等经常出入我家。
    一九二九年西坝盐工罢工,我父亲是主要领导人之一。那时,盐工生活十分困苦,扛一包盐只挣几文钱,扛一天盐还不够维持一天生活。这时地下党积极活动,组织发动盐工起来罢工,使原来的六枚铜板扛运一包盐的脚钱提高到八枚铜板一包。那时,地下党不仅在西坝活动,而且到北乡、丁集、五里庄、大兴庄、范洼等地活动,搞农民运动。一九三零年下半年,淮阴党组织发动了“大兴庄农民暴动”,父亲在西坝参与组织“缉私营兵变”,配合“大兴庄的农民暴动”。由于当时敌我力量悬殊,“大兴庄农民暴动”失败了,“西坝缉私营兵变”也失败了。但影响很大,使广大劳动人民知道我们这个地区有了共产党。而且,懂得了共产党是为了穷人闹翻身的,为广大人民谋福利益的。
    有个叫吴文崇的国民党军统特务,一九三八年打入共产党领导的淮阴抗日群众组织,也经常来我家活动。他是湖南人,经常与我父亲在一起。据母亲说,有一次在王营东北角涵洞口苗家开会,他跟我父亲发生了激烈争吵。日寇侵占淮阴以后,他暗杀我东南区委书记张德雨,公开跑到清江城里投敌当了汉奸,网罗社会渣滓 ,组织“兴亚社”,成了双料特务,也把我父亲作为主要搜捕和杀害对象。
    我父亲经常在王营活动,曾在我舅舅家开过几次秘密会议,吃过几次饭,藏过武器。后来他的名声大了,家里也受到影响和牵连。当时王营伪镇长殷广元下通缉令:“捉拿共党分子孙汉文”,我父亲也感到危险,就隐蔽到淮阴北乡去了。
    后来我父亲隐姓埋名,跑到灌云当了盐警,因他字写的好,不久就做了文书。后来不知敌人怎么发现了他是地下党,他又跑了回来,隐蔽到北乡范洼一带从事革命活动。后来家中因西坝盐业萧条,搬到王营,杂货店分给老三房掌管,祖父在王营又开了药铺,在山架后边有个夹层的房间,在外边看不出来,在屋里才能看出来。晚间,我父亲他们经常在里面活动,也藏过枪支。药厨抽斗大约有上百个之多,有时就把文件和手枪藏在抽斗里。
    一天,国民党王营镇镇长汪殿元,找我母亲谈话,威胁她说:“赶快交出孙汉文,如不供出孙汉文的现在下落,要你的命。”
    当时我母亲听后很害怕,感到凶多吉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在范洼的父亲。接着父亲就把我和母亲带到范洼一个姓范的家里,住了几个月,等风声稍为缓和了些,才又一起回到王营。有一天他跟母亲说:“你找朱国龙(我堂舅)那儿借一辆自行车,有一笔生意需要我去接一下头,最多三,四天就回来了。”我母亲就去借来了自行车,父亲骑上车走了。结果三天过去了,没有回来。四天过去了,没有回来。半个月过去,还没有回来。一个月过去了,他仍然没有回来。这时,舅舅又来要自行车,我母亲没有办法,只有跟他说好话,赔不是。又过了一个月后的一天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有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来到我家。到院内屋后头坐下来,偷偷跟我母亲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汉文在乡下很安全,现在准备投入武装战斗,以后胜利了,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他说完就走了。我母亲听了这话反而更焦心了,整天坐在家里愁绪万千,心神不宁。她焦啊,等啊,等啊,焦啊,只盼望着父亲能早点回来。
    一九四零年,家中生活不够维持,母亲就在药铺门口摆了个香烟摊子。大概是阴历十月的一个傍晚,我和三姨姑正坐在香烟摊旁边扎鞋底,看到从舅舅家南边巷道里,有两个人抬着一张小凉床,匆匆忙忙向这边走来,床上似乎有个病人。我和三姨姑看着看着已经抬进我家的院内。“哦,原来是看病的。”我自言自语说到。可掀开被子一看,呆住了:原来是我父亲,他从凉床上起来就进屋。原来此次回来时想拿几件棉衣御寒。当时天气渐冷,他出去时只穿着一身单衣,因而冻病了,看上去人很消瘦,头发也长得很长。
    王营粮行有个李厚宽,听说我父亲回来了,跑到我家对我父亲说:“你的安全包在我身上,赶快拿几件衣服,我护送你。”其实他是想稳住我父亲,实际上他已经叛变,并把我父亲的情况密报了兴亚社头子吴文崇。我父亲竟没识破李厚宽的险恶用心,还送了两双球鞋给他。本来我父亲是个很有心机的人,可这次却偏偏上当了。
四、五天以后,集市上花生生意兴隆。当时,我们住在姨姑家和陈超(抗敌协会会员、党外人士)他们合伙剥花生米准备到镇江去卖。这天早晨,王营突然戒严,特务来到我们那个院子抓走陈超,后来发觉抓错了,第二天就放了他。我父亲知道事情不妙就走了。谁知刚走到陈裘巷道拐弯处,就被特务抓住了。经过姨叔耿松田的杂货店门口,父亲关照他转告家里,他被捕了。姨叔立即告诉家里。当时,祖父母都已七十多岁,母亲三十二岁,我十一岁,妹妹刚生下两个月。母亲叫我去喊舅舅,我就急忙跑到舅舅家,此时舅舅正在上厕所,他听到我父亲被抓的消息,赶忙跟我跑来了。舅舅打听到,敌人一会儿就要用汽车把我父亲押解到清江去。大舅四处活动,设法向亲朋好友借了些钱,结果钱花光了,人也没有赎回来。当时鬼子把父亲关押在日本宪兵队的监狱里。有一次在送牢饭时,我父亲通过看守(是我姨叔张植恒的邻居)递出来一张条子,是在香烟纸上用铅笔写的,大意是:关进监狱后,吴文崇亲自办酒席,“招待”父亲,妄图用软化手段胁迫我父亲跟他们一道当汉奸。我父亲的回答是:“我是共产党,就要终身干共产党事业!”我们躲在柜台里面,把条子放在抽斗里,让祖父、舅舅还有几个至亲围着桌子,从桌缝里看这张条子。后来从牢里,又传出过一张字条,可惜我没看见。
    父亲坐牢期间,祖母带我去看望过他一次。记得探监的路上,奶奶叫我不要哭,还说:“爸爸会回来的。”我跟着祖母走进监狱,之间一道一道栏栅,父亲隔着铁珊门仔细的看着我和祖母。祖母看到他身上左一道、右一道的上痕,眼泪滚滚落下。这时父亲嘱咐奶奶:“大孩子(指我)有能力的话,让她好好读书,将来长大了好为大家做事,二孩子招个女婿好照顾家庭。”听了这两句话,祖母泣不成声。看守不耐烦的喊道:“时间到了,赶快出来!赶快出去!”就把我们撵出了监狱。没有想到此次见面,竟成了永别。
   后来传说,某天某日孙汉文要被带到济南去。又说某天某日大卡车要从王营大桥经过,政治犯都在车上。我们家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把父亲的棉衣,吃的东西装了一个小包裹。祖母、母亲、舅舅和我一家四口人就来到王营大桥守候,当时确有不少军用卡车过桥,可是用帆布盖得严严实实,实在看不见里面。一辆、两辆汽车过去了,也不见我父亲。我祖母就大声叫喊父亲的名字,以为他听到喊声一定会出来。可是喊破嗓子也无人应声。就这样,我们一路流着眼泪回到家里,后来,传说我父亲被杀害了,外人一直瞒着我们家里人,因为考虑我祖父母七十多岁了,怕听到后经受不住打击,说不定会断送家中几条人命。我父亲究竟怎么被杀害的呢?有两种传说,一说是敌人用铅丝把他手腕穿通,绑上大石头,在夜里从清江北门大桥扔下河,另一传说是在清江南门外活埋了。舅舅听此消息后,雇了几条小船,在清江北门运河捞了几天几夜也没捞着。接着又请人到南门野地里挖,结果也没有挖着。
    一九四五年九月,淮阴第一次解放。一次晚上,新四军行军经过我家门口,有个父亲生前的老战友来我家告诉我妈:“汉文的事,我们都知道了,组织上也知道了,他被敌人杀害了,这个仇一定要报!你要把老人照顾好,把孩子带大,等将来全国解放了,我们再来看望你,党会照顾你们的,政府会照顾你们的。”说完就走了。他是谁,现在说不清楚。但从此得知父亲被杀的确实消息。后来每逢农历二月初二(父亲生日)这一天,我们全家都要祭悼父亲。母亲每到夏天都要把我父亲的衣服从箱子里翻出来,洗了又洗,晒了又晒,从洗到晒泪始终不干,嘴里还成天念叨:“汉文啊!衣服洗干净了,什么时候你能回来穿上就好了。”后来家境越来越贫寒,母亲就把这些衣服拿出来分给我们穿了。只有我父亲当年参加革命活动时穿的一件马褂,和用来盛放传单的手提箱,现在还完好存放在市博物馆里。
    一九五一年镇压反革命时,我母亲曾几次到清江市,在大会上控诉李宽厚、姜道立等罪行(都是吴文崇爪牙,均被枪毙)。我父亲为革命牺牲了,人民政府为我们报了仇,伸了冤。作为他的子女,我们也得到安慰。我们决心继续父亲的革命遗志,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到底。
                                                               
                                                                                                 1982年3月于清江

79

主题

648

帖子

1036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03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三十日是烈士纪念日,今天是建国七十周年,祖国能有今天的繁荣昌盛,国泰民安,让我们想起那些曾为民族解放事业而抛头颅洒热血的英烈们,谨以此回忆小文献给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而在淮阴浴血奋战的中国共产党人及中共地下党淮阴革命先驱们。
      天地英雄气 千秋尙凛然,让我们缅怀英烈忠魂,汲取奋进的力量,致敬民族最闪亮的坐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907

帖子

1575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575
发表于 2019-10-2 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情文并茂!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9

主题

648

帖子

1036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03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8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淮阴一禾 发表于 2019-10-2 06:23
写得情文并茂!顶一下!

感谢‘’淮安一禾‘’文友的关注留言,是烈士子女亲身经历感受,写得就真实动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0-14 09:29
  • 签到天数: 198 天

    [LV.7]I

    2142

    主题

    2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小时候,画在手腕上的手表虽然不动,却带走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Rank: 12Rank: 12

    积分
    22549

    淮网灌水之王淮网贴图大师淮网优秀会员淮网活力之星天蝎座龙

    发表于 2019-10-10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第三,还有第一和第二呢?
    山阻石拦
    大江毕竟东流去
    雪辱霜欺
    梅花依旧向阳开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9

    主题

    648

    帖子

    1036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03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澜的淮水 发表于 2019-10-10 11:20
    这是第三,还有第一和第二呢?

    之前发过一、二,但现在搜索不到了,正询问版主呢,找到再发文友啊,谢谢关注留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0 10:22
  • 签到天数: 587 天

    [LV.9]III

    315

    主题

    6310

    帖子

    1万

    积分

    天泉湖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3627
    发表于 2019-10-12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点个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服务|诚聘英才|争议投诉|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淮水安澜网 ( 苏ICP备05065568号-7 苏B1.B2-20100267 )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1号

    GMT+8, 2019-10-14 21:56 , Processed in 0.11547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