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水安澜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7|回复: 2

[散文] 我内心永远的巨流河

[复制链接]

94

主题

267

帖子

406

积分

白鹭湖

Rank: 3

积分
40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我是山阳县人 于 2018-11-9 12:51 编辑

来自本人微信公众号“横塘之凌波”的文章
转眼50年过去了,进入了知命之年,好可怕呀。所以,我特能体会人生从青壮年一晃而人到中年的艰辛,更能想象迈入晚年脚步的沉重;我也能感受齐邦媛坐在台湾那间人生最后的书房角落里诉写那两代人从巨流河落到哑口海的人生故事时的独特心情。
晨昏独坐,看潮起潮落,日升月落;闭门静思,忆从前过往,往事可追。我内心的巨流河沉稳而汹涌地流淌着。
童年可笑
50出头的人了,说句倚老卖老的话,人世间的酸甜苦辣都品尝过;世态的炎凉,世事的沧桑,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也似曾领教过。所以一想起童年时候的那些事情,就觉得既天真又傻得可笑。
记得那还是上小学的时候,由于嘴馋吃了人家一只萝卜,没过几天,因一鸡毛蒜皮小事,我们就不讲话了,人家盯着要我归还吃到肚里的萝卜。放学回家,不敢告诉爸妈,可逼“债”又紧,就用母亲为我买书包剩下的一角二分钱从校园里摆小摊的老爷爷那儿买了一只上等萝卜,还给“债主”。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轻易吃别人或拿别人的东西了,直至现在,也无不如此。因为一只萝卜的教训总时时刺痛我的心。
还有一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也还是上小学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常在泥地上垒戏台唱大戏。由于跟现在一样,小时候我就是“老实头”,所以我总是扮演消耗体力的角色。记得有一个小伙伴,个子比我高一头,他总是演军长,我总是演卫兵。军长“负伤”了,卫兵要背着高自己一头的军长在小戏台上来回穿梭跑,直至浑身是汗,驱走一身寒气。在别人看来,好像吃了亏,可我坚持认为,自己成功地出演了一次卫兵,根本想不到吃亏什么的。况且如果那算是吃亏,到现在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可我心里却总是喜滋滋的。
最使我难忘的,还是背着家人偷吃酱油泡饭的事。那时我最多有四五岁,家里也很穷,难得吃上一次大米饭,却只能就咸菜下饭。于是我就悄悄往碗里点了几滴酱油,怕被妈妈看见挨打,就端着染红的大米饭到屋后荷塘边树下大口大口地吃掉。没被家里发现,可却平生头一次学会了欺骗,这使我以后在生活中每每想起此事就觉得脸红,就常常自责,并发誓以后永不作假。
童年是可笑的,童年却又给我很大的启迪,使我在后来至今的工作、生活中少犯错误或不犯错误。
想看电影
我是乡下人。小时候老跟在那些大孩子屁股后面,从这村跑到那村,去看那露天电影。母亲因为担心她宝贝儿子有个闪失,所以像《车轮滚滚》《红日》《今夜星光灿烂》这样的军事片我至今也未曾一饱眼福。长大上中学后,在城里工作的父亲每逢单位发电影票,总拿回来两张,母亲又是因为担心宝贝儿子,于是就叫姐姐陪我去。所以我第一次进城到电影院看电影,是跟姐去的。先找排号,再找座位号,坐在光滑的装饰板制作的椅子上看电影,确实有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感受。
后来,考上大学,到了大城市,看电影便成了常有的事,加之学校就有电影院,一切便司空见惯了。有时我们中文系里还举办电影周,限期看一定数量的电影,真算是过足了电影瘾。分配了工作,谈起了恋爱,看电影更是必不可少,成了“例行公事”。不过,说实话,那阶段倒底看了哪些电影,我也模糊了,因为电影纯粹是我们谈情说爱、交流感情的载体。看电影的次数多了,感情也加深了,可每次都是我请客,所以平时还常跟她开玩笑说:“跟你的结合我是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现在女儿都大学毕业工作了,往日的浪漫也已如过眼云烟,每个晚上看看电视,上上网,这样的无奈有时确实受不了。尽管现在的电影频道圆了我的电影梦,偶然我也建议妻到电影院去重叙旧情,体验昨天的温馨。可是,要么是工作太忙,要么是鸡毛蒜皮的事搅和,总之,好长时间没进电影院了。为此,我还常埋怨妻关键时刻“心太软!”
其实,真的想看电影。
我的小院
那是24年前了。
单位住房紧张,结婚时领导只好把我们安顿在一排待拆的无人居住的空房里,我和妻实在无话可说。“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我俩只好以此自勉。
然而,时间长了,我们却再也舍不得离开这地方。因为我们这里有一个自家的“大院”。院子紧靠我们居室的东首,足有20米长,10米宽。空空的草地上长着一棵大泡桐,树干足有一抱粗,夏天成了我们天然的凉棚。早晨我们在树阴下看书,备课;中午我们在树阴下举行午餐会;晚上,树阴下成了我们的天然浴室。吃过晚饭,洗完澡,在院子里聊聊天,打打羽毛球,看看周围景致,更是赏心悦目。院中那么多的空地,我们也并没让它闲着,夫妻俩拿出三五九旅开垦南泥湾的劲头,一铲铲,一锄锄,就这样,一小块一小块的田地开垦出来了。现在我们一弯腰,一伸手就可以吃上青蒜、菠菜、茄子、豆角。那一段时间,别人都为市场菜价太高而叫苦,可我们的蔬菜却自足有余。同事们在品尝我们的劳动果实时,无不投来羡慕的眼光。
院子后面的一排空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成的,但墙上依稀可辨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字迹,足以说明这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了。再加上这些房子一向闲置着,因而平时少有人问津,更显出院落的寂静。
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幽静的一处所在,因为有了我们俩却别有一番风味。
也许人生便是由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追求构成,也许注定生活中永远是愁苦多于快乐,也许自己的心灵将永远拒绝不了幻想的诱惑与折磨。但人们如此悲伤,却又如此愉悦,因为每个人都充满圣洁的人性的光辉,又秉持着可笑又执着的理想。人们为愿景而活着,人们把愁怨当美好。记得词人蒋春霖曾说:“化了浮萍也是愁,莫向天涯去。”而我却宁愿“化了浮萍纵是愁,偏向天涯去……”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4

主题

177

帖子

333

积分

白鹭湖

Rank: 3

积分
333
发表于 2018-11-13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心巨流翻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58

主题

3425

帖子

3501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3501
发表于 2018-11-13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赞赞赞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服务|诚聘英才|争议投诉|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淮水安澜网 ( 苏ICP备05065568号-7 苏B1.B2-20100267 )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1号

GMT+8, 2018-11-16 09:41 , Processed in 0.09905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