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水安澜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81|回复: 22

上世纪运河沿线喝酒风气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1-14 11:33
  • 签到天数: 469 天

    [LV.9]III

    258

    主题

    5169

    帖子

    1万

    积分

    天泉湖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0697
    发表于 2018-5-23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咱们淮安,随着京杭大运河的申遗成功,这代表淮安特色淮扬菜的知名度,也是水涨船高。然而,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在404公里的苏北运河上,与之相匹配的,还有那不得不提及的“三沟一河”,即洋河、双沟、高沟、汤沟。因为,它在咱苏北人民,乃至江苏百姓的舌尖上,和淮扬菜一道,永远留下美食飘香的味道。
        苏北人有苏北人的待客之道,淮安人有淮安人的接客之礼,而礼中之首,莫过于美食和美酒的招待。于是,奉上洋河、双沟、高沟、汤沟,自然成为有朋友自远方来的地主之谊。都说苏北人好客,其实,这只是千百年来,在千里运河之上,自然形成的风俗和习惯。
         404公里的苏北运河,流经扬州、淮安、宿迁、徐州四市。说道在喝酒待客的风俗习惯上,应该说是各有千秋,各不相同。如果说扬州人喝酒的细腻,淮安人喝酒的圆滑,那么宿迁、徐州人的酒品,应该说是大气和豪爽。
         从长江进入苏北运河,首先流经的是扬州。扬州是一座宜居休闲的城市,慢节奏的生活习惯,则折射出扬州百姓酒品的细腻。笔者曾在扬州工作过多年,在同扬州人举杯换盏的经历中,就像喝茶品茗一样,成了谈家常,叙工作,侃大山的过程,喝酒成了地地道道的叙酒。我曾经的所长姓孙,江都人士,其好酒喜客的秉性,则是扬州人的代表。不过,每次同他喝酒,或陪他请客人端杯,都让我无意中,感觉到这喝酒的时间太慢太柔。虽然孙所的酒量,在半斤以上,但在细细品味的过程中,他确能从中午喝至掌灯,从天黑端至黎明,并还能说出喝酒的道理:“好酒只有长流(喝),方能品出酒香的真谛。”至于这种马拉松式的喝酒进程,则映射出扬州人,对小资生活的幸福于满足。如果酒后继续,再到百年澡堂泡上一刻,享受一下扬州闻名的修脚(刀)功夫,沏上一壶龙井,那真是神仙也不换的日子。
         当然,扬州人的酒风,并非是只柔不刚,虽在酒量上,与都是苏北人的淮安、徐州人相比,在整体上有所差别,但真正一拼,也从不甘居下风。在我相处的扬州朋友中,其实论酒量,大都都不相上下,只不过他们在喝酒时,由于适应不了接连干杯的快节奏,常常显得力不从心。当然,为了在酒桌上,能打个平手,往往也会另辟蹊径。如一次和部门的同行年终聚餐,当扬州本地的小邱,连续喝了十多杯后,已是面红耳赤,说话口吃。就在大家劝他放杯吃菜,休息一下之时,他确提出了,以桌上的狮子头(肉圆)当酒,继续再战的要求。结果,我的一位淮安老乡老梁,在连续干了两杯酒后(二两),小邱确一连吃下了四个狮子头(三两一个)。如此斗酒,叫老梁好一阵尴尬,不得不又斟满两杯,一饮而尽。俗话说酒品看人品,仅从喝酒的这桩小例,就能折射出扬州人,在对待工作和事业方面的注重与认真,那种不服输的脾气和秉性,真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说过扬州,再表淮安。二十年前,咱淮安可是美酒的故乡,那耳熟能详的“三沟一河”,不知喝醉了多少江苏人。而淮安人则以能喝酒,善喝酒,会喝酒,排在全省的前列。那街头巷尾的“吃了吗”,虽是老淮安人的一句问候词,其实,那言下之意,还有“喝了吗”的含义。不是吗?老友相见,一阵寒暄之后,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抽空咱们喝两杯。”不过有些时候,你可别当真,如果当真,说不准就有蹭吃讨喝的嫌疑。
        不过提到淮安,也算是好客之乡。前面曾说到淮安人喝酒的圆滑,其实,所谓的圆滑,只是一种善良的待客之道。而它的真正目的,是在请朋友吃饭喝酒时,想方设法让客人开怀畅饮,不知不觉让朋友,留下难忘的印象。“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添一添。”这句顺口溜应该是咱淮安人,于酒席桌上常说的一句话,其中蕴含着真诚、真心和真意。我的一位连襟,曾经是一家航运公司的党委书记,有不少工作,特别是对外的业务,不少是在酒桌上谈妥。而在多次为单位联系业务,陪酒吃饭的过程中,虽然由于身体原因,滴酒不沾。但就凭其三寸不烂之舌,每次请客,都能在他的鼎力劝酒之下,让客户酒足饭饱,并达成协议,做成生意。
         劝酒应该是淮安人的善长,而且是一套一套,一出一出的,直让客人觉得主人感情之盛切,热情之到位。于是也不管自己酒量之大小,承受之如何,只有来者于不拒,最终喝得是云山雾里,东倒西歪。像这样的劝酒,虽然在淮安司空见惯,认为是尽显地主之谊,其实在某种时候,确适得其反,事与愿违。据一位曾经招商的同学说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浙江老板,前来淮安投资办厂。结果,在第一天安排的酒席宴上,就喝的酩酊大醉。尤其是地主们的过分热情,在敬酒时的各种说辞,直让客人难以招架,特别是最后动用小壶干杯的举动,一个个轮番进攻的场景,实让其不堪重负。后来,此老板回浙后,经思虑再三,最终将项目,移到了不善饮酒的苏南之地,真是成也美酒,败也美酒,这请客喝酒的学问,哪块有酒干为敬的道理。
         离开淮安,沿运河北上不到五十公里,就到了宿迁泗阳的属地。泗阳则以生产“三沟一河”中的老大——洋河大曲,而闻名于世。其实要说这酒乡,本该是淮安的名片,只不过是上边的一声令下,她就成了宿迁的嫁衣。不过,从淮安到宿迁,由于均仰仗运河的恩惠而发展,其酒风在苏北大地,也算是大同小异。如果说有区别,只不过是少了一点圆滑,多了一点大气。
         酒乡人会喝酒,这是无辩的事实。只不过泗阳人喝酒,总会在器皿上做足文章。如小酒碗,小酒盅,应该是泗阳人的发明创造。说到小酒盅,淮安人称之为牛眼杯,只有药瓶盖大小。当倒满酒杯后,也就一钱(分量)左右,而为了防止斟酒时的溢出,通常会在餐具上,准备一大一小两把调羹,而那小的调羹,便是舀酒的专用。“小酒杯也醉人”,这是笔者多年前,在泗阳喝酒的经验。因为当年用小酒杯喝酒,感觉是不怕,由于在视觉上杯小酒少,所以,喝起来也就无所畏惧。殊不知,这正是泗阳乃至宿迁人的聪明所在。因为,在主客的推杯换盏中,在主人的热情氛围里,客人往往会不知不觉的“上当受骗”。
         记得有一年,泗阳的一位亲戚,在县城邀请做客。一桌十二人坐下,刚开席不久,就被热情的东道主,每人敬上两杯。这一圈酒下来,还没怎喝,就二十二杯下肚,按本人三两的酒量,牛眼杯一杯一钱,十杯一两计算,此时还略有富余。可泗阳人有回敬酒的习惯,既然不想来而无往非君子,也只得打肿脸充胖子。结果是硬撑着,又回敬了二十二杯。而最终的状况是,虽未烂醉如泥,当场“牺牲”,但也出门忘路,找不到北。有了这次喝酒的经历,接下来再到泗阳、宿迁赴宴做客,一定是有备无患,酒舀半勺。
         其实,在苏北运河各地,应该说是民风淳朴,酒风独到。从宿迁往北,过了骆马湖,就到了徐州的地界。至于徐州人的酒风,堪称豪爽,有着三碗不过岗的风格。而通常在酒席桌上,徐州的主人一般情况下,是不轻易劝酒,但一个个的主动端杯,一饮而尽的情景,实在让你不得不感动,又不得不在这样的氛围里,而迅速的融入其中,并在于主人的相互敬酒中,而得到愉悦和快乐。
         笔者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次年终检查,竟在徐州运河的解台船闸,目睹过一回喝酒的PK。并游戏产生了苏北运河的十大酒星。那次PK,是五十二度的飞天洋河。至于参战的选手,起码得有一斤以上的酒量。结果,报名参赛的三十名酒坛高手,仅有二十名入围。可真正较量的那天,只有十名喝完了一瓶洋河,而这十名酒坛高手,自然入选为运河上,民间选出的十大酒星。不过接下来,在争夺前三甲的过程中,更让我大开眼界,并亲眼目睹见识了什么才叫豪饮。那年的PK,第一名喝了一斤八两,第二名喝了一斤五两,而第三名也喝了一斤二两。也许你不知,当年这进入酒量前三甲的喝酒大咖,竟均为徐州人士。从此,这苏北运河人,能喝酒的传闻,一直在运河沿线广为流传,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运河佳话。
         其实,苏北运河沿线酒风的故事,也都是上个世纪的逸闻趣事。同当前勤俭廉洁的大气候,虽有点格格不入。但运河人喝酒好客的良好风气,必然会随着苏北运河,精神文明建设的步伐,而得以全面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