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商务合作

淮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63|回复: 6

[评论] 《黄鹤楼》与《登金陵凤凰台》比较赏析

[复制链接]

27

主题

617

帖子

2730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2730
QQ
发表于 2017-12-5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里驴 于 2017-12-5 09:40 编辑

《黄鹤楼》与《登金陵凤凰台》比较赏析

黄鹤楼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登金陵凤凰台
                                      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黄鹤楼原址位于现在武汉长江大桥武昌桥头,建于三国东吴时期,最初用作军事用途,为瞭望守戍的烽火楼,后三国归晋,此楼军事作用不再,但因西临大江,且地势高耸,登楼而观,眼前江水浩荡,气势磅礴,宛如一条白练至西凭空而来,遂逐渐成为历代文人骚客赏景留墨之所,又因传说中有仙人乘黄鹤在此歇脚,故又称黄鹤楼。
    崔颢,盛唐时诗人,开元年间进士,少年成名,但被人视为“有才无行”,一生宦海沉浮,终不得志,其诗早期名声不显,晚期则风格突变,多写边寨戎旅之事。曾登黄鹤楼,作七律《黄鹤楼》一篇,但其诗当时并不为人所称道,盖因唐朝乃是诗歌发展鼎盛时期,其时诗豪名篇灿若星河,崔颢为人又因其早期诗作之故而为人所不喜,故《黄鹤楼》一诗只到李白登临黄鹤楼方才流传天下。
    《黄鹤楼》乃是一首吊古怀乡之作,前四句写登楼怀古,后四句写抒发胸中所思,整首诗从头之尾一气呵成,读来朗朗上口,乃七律中之精品佳作。首联“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初读来平铺直叙,仅仅点出黄鹤楼的来历,且上下两句中皆有“黄鹤”二字,韵律格式与律诗并不相符,仅将此两句看来,说其出之开蒙学子之手亦不为过;但此种感觉只是初读,再读后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之感,尤其是一个“空”字,道出了仙人已去、鹤飞楼空的寂寥意境,因此,此“空”字实乃首联两句之“眼”;而上下两句中的“黄鹤”二字虽字同然意则完全不同,第一句“黄鹤”指的是与仙人一同远遁的仙鹤,第二句“黄鹤”则指的是仙去楼空的黄鹤楼,两个“黄鹤”一静一动,动者远去,静者空留,无形中给人一种惆怅中带着一丝空明之意。
       颔联两句“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紧接首联,“黄鹤一去不复返”道出了仙人乘鹤而去不复回来,所谓“鹤飞淼淼、了然无痕”,再也不见仙人与黄鹤的一丝踪迹;此处又有一个“黄鹤”,这在七律中极为罕见,也极为不符格式,难道是诗人不懂格式?非也,林黛玉教香菱云:“(律诗)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作者如此写诗当然不是黛玉所教,但却说明了一个道理,即写诗不要拘泥于格式,事实上,能流传千古的诗句好多都不符格式,这也正应对了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这句话;在律诗中颔、颈二联讲的是对偶,此处的“黄鹤”实指的是离去的“仙人”,与下一句的“白云”相对,在凡人看来,仙人乃超凡脱俗之辈,只合云来雾去,我辈凡人只能望仙仰慕,却无法与之亲近;仙人一去即有千载,而千载以来与之陪伴的只有天上的悠悠白云,这天上的悠悠白云与江边高耸的黄鹤楼以及浩浩大江互相对应,黄鹤楼上观大江,江水倒映白云飘,白云飘过无痕迹,只有千载黄鹤楼独立,好一副立体的绝世美景,使人于惆怅中不由升起一股慷慨高歌之意;首颔二联看似随口而出,却是顺势而下,绝无一点迟滞之感。同时颔联下句亦有一“空”字,“空悠悠”点出了世事茫茫、未来不可琢磨之意,与首联的“空”字相对,更是给人一种空濛灵境之感。
    大凡律诗,分为“首”“颔”“颈”“尾”四联,其格式要求“颔”“颈”二联必须对偶,《黄鹤楼》一诗之颔联不仅谈不上对偶,甚至连平仄都不相对,如果颈联同样如此,那就称不上是律诗了,直接就是古体诗。所以在颈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一句中,诗人回到律诗的格律要求中,整句诗中“晴川”对“芳草”,“历历”对“凄凄”,“汉阳树”对“鹦鹉洲”,完全符合对偶句的格式要求。但诗人在前四句描写空间与时间的变化之后,后四句则回到了现实之中,隔着江水,汉阳的树木历历在目,而鹦鹉洲上的芳草茂盛依旧,是啊,无论多少时间,哪怕是千年过去了,哪怕是仙人都变老了,不管天上飘来飘去的白云是否还是千年前的那一朵,也不管废了又建的黄鹤楼是否还是仙人光临的那一座,但汉阳城和鹦鹉洲上的花草树木依旧在密密的生长着,世事沧桑,时光变换,不变的永远是最不起眼也最容易受到伤害的花草树木,也许正是因为其弱小才能永存吧?这里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弱小与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①!当然,这里诗人的本意并不是如此,而是为了引出尾联,用历历晴川和萋萋芳草来引出尾联的乡在何处、愁上心头。
    崔颢一生,虽然才情俱佳,但其仕途却一直不得意,年轻时因其诗多描写闺房生活场景而为人所不喜,因而崔颢前半生只是外放小官或者作为官员幕僚而漂泊无定,其足迹既遍布大江南北、亦踏遍塞外苦寒之地,直到后来到了东北边疆之地后诗风大变,多有慷慨悲歌、边关戎旅之作。正因如此,其人一生多在外行旅,所以思乡之情一日更胜一日,在尾联中“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更是《黄鹤楼》一诗的中心所在。面对如此美景,诗人的思想遨游古今,目光穿透历史,但在内心深处却有着深深的忧愁。太阳渐渐的落下去了,我的家乡在何处呢?我的漂泊流浪的一生啊到底是所为何?在这茫茫的烟波笼罩的江上能否给我一个答案?面对此情此景,怎一个“愁”字了得!
    《黄鹤楼》一诗整体看来气势雄浑、笔法飘逸,开篇由楼名的来历从时间上跨越千年,到空间上由远及近,从长空的悠悠白云到鹦鹉洲的萋萋芳草,思想上从仙人的千载悠悠到自己的乡愁何处。前四句由远及近、由虚到实,道出了世事茫茫、未来不可琢磨之意;后四句又由近及远、由实到虚,从黄鹤楼的美景到日渐一日的乡愁写出了诗人漂泊羁旅、乡归何处的惆怅。因此《沧浪诗话》云: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
我国古代的诗歌发展到唐朝已趋于鼎峰,尤其是唐朝的诗人更是名人辈出,崔颢在当时并不算太有名气,而与之同时期的却有一位诗人被称为“诗仙”之名,这就是李白。李白的一生,几乎一直是以诗、酒相伴的,他一生中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给后人留下了近千首脍炙人口的名篇,当其慕名而至黄鹤楼,在观赏大江东流、凭吊仙人鹤踪之后,不禁诗兴大发,提起主人早就准备好的笔墨欲写下“李太白到此一游”等等,却看到之前崔颢所留的《黄鹤楼》一诗,观之良久,喟然长叹,搁笔留言曰:“眼前有景题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飘然而去。③
    从此,黄鹤楼便成了诗仙心头的遗憾,当他登临金陵凤凰台的时候,不禁又想起了此事,同样是登高远望、面对着浩渺长江,同样是吊古怀思、长叹千年兴亡,亦同是漂泊异乡、乡愁难忘,诗仙心中长时间的郁闷化作豪情,亦有与崔颢一比高低的想法,一首《登金陵凤凰台》从笔尖喷涌而出。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在《黄鹤楼》中,诗人前两联三咏黄鹤,由虚到实的写出了黄鹤楼的典故来历;而在这篇《登金陵凤凰台》中,诗人同样是开篇三咏凤凰,且是相同的韵脚,区别在于李诗仅用首联就写出了凤凰台的历史变迁,借凤去台空道出了金陵故城人世沧桑、繁华不再的惆怅。因此,《凤凰台》比之《黄鹤楼》更有内涵含义更为深沉,同时因为金陵城是六朝故都,诗人在凤凰台上因“凤去台空”很自然的想到了六朝的繁华荣辱,借登高怀古以抒发心中的忧国之思。
    如果说黄鹤是仙人的传说,那么凤凰便是吉祥的象征。凤凰台今已不存,故址在现在南京城凤台山上,传说中南朝宋时有凤凰聚集此山,故时人在山上筑台,名为“凤凰台”。《登金陵凤凰台》首联从凤凰台的传说开头,用“凤凰游”表达金陵城繁华时的兴盛,却紧随着便用“凤去台空江自流”转入破败空虚的冷落意境中,写明了六朝繁华已然荡然无存、只剩下长江水奔流如故。其中第二句一个“自”字不仅写出了唯有长江独流之意,更是诗人自己内心的独白。李白自从青年时仗剑出川开始,至今已有二十余年,其间不仅有过穷困潦倒、自暴自弃与市井之徒交往,也有过以诗会友、交往天下名流,被贺知章称为“谪仙人”的经历,更有受玉真公主赏识、玄宗皇帝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亲手调羹”,钦赐供奉翰林,陪侍皇帝左右的荣光,但最终受小人嫉妒,贬谪出京,独自一人江湖流浪。诗人面对此景,以景及人,联想到自己的走过的历程,其心中的孤独自是更深一层。
在《黄鹤楼》中,诗人仅用颈联来描写景物,故而显得有点单薄,而《凤凰台》则用颔、颈二联从凤凰台引申开来,由古及今、以景及情较为详细的描写了金陵故城的繁盛兴亡。“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金陵城原名石头城,兴建于吴大帝孙权时期,历经三国两晋南北朝共六次成为皇家都城,其曾经的繁华兴盛自然不需言说。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王朝兴亡是历史发展的趋势,几百年过去了,曾经的赤壁风流已成过眼云烟,大帝的王宫大殿早已成了荒僻小径,王谢豪门的斗富盛宴亦以云消雾散,那衣冠南渡、继续华夏传承的士大夫们也埋入了荒僻土丘之中。无论是三国风流、还是两晋荣华都敌不过时光的慢慢长河,历史啊总是这么无奈亦无情。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三山坐落在遥远的青天之外,而白鹭洲却将浩荡的长江水一分为二。“三山”指的是金陵城西南长江边上的三座山峰,三峰并列,南北相连,故名三山;“白鹭洲”是长江中的一座沙洲,因上常有白鹭聚集,故名白鹭洲,长江到此因白鹭洲分为两条水道,也有作“一水”,其实意思相同。在颔、颈二联中,都是由情及景,描写了金陵城的风光,但在凤凰台上实际上是看不到这些景色的,仅是诗人心中的想象而已。在颔联两句中以景来描述历史兴亡,而颈联两句则是以景来表达心中的感想。作者之所以描写在凤凰台上看不到的景色,并不仅是为了诗句的对偶,更不是为了凑字数,而是因为自从离开京城以后,远离了中央皇权,与政治中心愈来愈远,能够再次得到皇帝召见的机会寥寥无望,心中的一番政治抱负再也没有机会施展,诗人用“半落”描述了受贬谪远离京城的遗憾,用“中分”来表达自己远离政治中心的惆怅,同时也用此两句引出尾联,并在尾联中表达了自己能够再次被皇帝召见的愿望。
    与《黄鹤楼》不同的是,两首诗虽然都是由情及景、并由景引出心中的“愁”,但《黄鹤楼》的愁是诗人对家乡的思念,是乡愁;而《凤凰台》的愁则是诗人的理想不能实现,抱负得不到施展之“愁”,从意境上来看似乎略胜一筹。“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因为浮云遮住了太阳,使我才见不到长安景象,诗人在这里认为自己受贬谪是因为小人谗言、蒙蔽了皇帝造成的,用“浮云”来比喻奸佞小人、用“日”来喻皇帝,因为“浮云蔽日”是奸臣蒙蔽皇上,才使忠臣贤才不得任用。但诗人没有想过,为什么奸臣总能蒙蔽皇上,为什么忠臣总被排挤,似乎皇上总是“至圣至明,只是被奸臣蒙蔽”。所谓“上有所好,下行其效”,如果皇上真的“至圣至明”,那么奸臣怎能存在于朝堂?为什么太宗朝有“房谋杜断”、有诤臣魏征?而玄宗朝只有李林甫、高力士、杨国忠?在皇权专制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即使“谪仙人”也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因此,堂堂诗仙也只能“长安不见使人愁”了。
    《黄鹤楼》与《登金陵凤凰台》两诗,都是律诗中的精品之作,两者比较实在难分高下,虽然后人常将两者放在一起评判。从格律上来说,《黄鹤楼》属于七律拗格,前两句不用格律对偶,并且平仄上用的是古体诗的句法;而《凤凰台》比之《黄鹤楼》虽然较为符合律诗的格律,但中间两联句式重复,且平仄相同,被称为“顺风调”。从格式上来说,《黄鹤楼》显得略为松散,而《凤凰台》较为紧凑。从意境上来说,《黄鹤楼》写的是思乡之愁,《凤凰台》则表达了忧国忧民之意。因此,整体上《凤凰台》似乎强于《黄鹤楼》,但《凤凰台》写于《黄鹤楼》之后,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都有模仿《黄鹤楼》的痕迹。而且李白写此诗确实有与崔颢一较高下之意,就冲着这一点,《凤凰台》就难以超越《黄鹤楼》,因此,称《黄鹤楼》为七律中第一,诚不为过也。事实上,李白还写过一首《鹦鹉洲》,那才是真正的模仿之作:

鹦鹉洲
                                    李白
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
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河青青。
烟开兰叶香风暖,岸夹桃花锦浪生。
迁客此时徒极目,长洲孤月向谁明?
   
    看看这首诗,你还会觉得《凤凰台》是模仿《黄鹤楼》吗?其实李白有“诗仙”之名,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的地位无人撼动,但其擅长的是歌行体和绝句,律诗并非其所长,在李白所作的歌行体中,《将进酒》、《行路难》、《梦游天姥吟留别》等天马行空、奔放豪迈,皆是他人无法企及的佳作;再如绝句,一首《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同样是写黄鹤楼,但其中蕴含的意境、将离别的愁思融入豁达的胸怀之中,又岂是崔颢所能及?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李白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备注:
    ①. 出之当代作家刘慈欣《三体》一书,予以为其意是弱小可以通过锻炼变得强大,无知可通过学习来变得渊博,但一旦傲慢,则会使自己断绝前进的道路而最终灭亡。
    ②. 出之严羽《沧浪诗话》。严羽,字丹丘,号沧浪逋客,南宋诗论家、诗人,所著《沧浪诗话》被誉为宋、元、明、清诗话第一。
    ③. 有诗僧同游黄鹤楼,闻李白赏崔诗搁笔之典故,遂作打油诗曰: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题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同游僧人亦作: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有意气时消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雨打暮春遍地红,云卷残阳半天血

250

主题

3638

帖子

4824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4824
发表于 2017-12-5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大咖呀,失敬失敬!
白鹭洲我去过,里面立有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诗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617

帖子

2730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273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尔冬呈 发表于 2017-12-5 19:31
哈哈,大咖呀,失敬失敬!
白鹭洲我去过,里面立有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诗碑。

        多谢,其实无论历史文化、还是人情事物,各有各的看法,各有各的观点,只要不违反法律道德,是说不上谁对谁错的。对于历史事件,有句话说的好: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无论何事,既得利益者说好,利益受损者说不好,好与不好岂能一概而论?我辈讨论不过是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而已,实在没必要上纲上线,您说是吧?
        这几天有点小激动,主要是在各论坛游荡惯了,见热闹就想凑一下,很抱歉,其实您对本地革命史的研究我很佩服,还请多指教,谢谢!
雨打暮春遍地红,云卷残阳半天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0

主题

3638

帖子

4824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4824
发表于 2017-12-6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千里驴 发表于 2017-12-6 08:58
多谢,其实无论历史文化、还是人情事物,各有各的看法,各有各的观点,只要不违反法律道德,是说 ...

哈哈,这就叫不打不相识,驴和牛本就是勤劳本份的一大家。期待更多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617

帖子

2730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273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尔冬呈 发表于 2017-12-6 18:28
哈哈,这就叫不打不相识,驴和牛本就是勤劳本份的一大家。期待更多交流!

雨打暮春遍地红,云卷残阳半天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16 15:42
  • 签到天数: 959 天

    [LV.10]

    84

    主题

    4433

    帖子

    8692

    积分

    山子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692
    发表于 2017-12-7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就叫不打不相识,驴和牛本就是勤劳本份的一大家。期待更多交流!”
       赞赏!赞赏!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6

    主题

    670

    帖子

    1748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748
    发表于 2017-12-7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律诗多束缚,李白生性疏狂,放歌纵情,长于歌行,诚然也。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服务|诚聘英才|争议投诉| 手机版|Archiver| 淮网 ( 苏ICP备05065568号-7 苏B1.B2-20100267 )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1号     

    GMT+8, 2017-12-17 02:39 , Processed in 0.348624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