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商务合作

淮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7|回复: 6

[散文] 故乡之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0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马踏落花 于 2017-9-10 21:36 编辑

大树2.jpg

  

                                               
 



  
  昨夜我在梦中,又回到了故乡。
  眼前是黄土垒起的乡道,清尘迷离间,黄土漫延,黄道蜿蜒,一直伸向迷茫的天边。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眼睛一闭,就出现一条黄土小路,那是通往我故乡的乡道啊!
  梦里醒来,发觉自己就站在故乡的十字路口。
  我不止一次地回故乡寻根,试图在一次次烟尘回忆中,找回自己心灵最需要妥帖的那个影像。其实,心中早已知道,岁月的留痕只能在心上,只能在苍茫记忆里,而无法使历史铸铁般的钉在那里,纹丝不动。
  在回乡的路上,我始终寻找着那象征生命的三棵树。
  一棵树,两棵树,三棵树。
  树上光光的,不长叶子,只长树干。这是什么树啊?定情一看,原来这是一棵风中的树,树身上的叶子全被都风吹走了。
  这是屹立在黄河之畔的三棵白杨树。这树,是迎着风雨、坚强挺立的杨树,大树上刻着一圈圈粗黑的年轮,这是杨树的形象和宿命,注定它要经历一生苦难,也注定它以顽强的生命力,深深扎根在黄土地上,任何风狂雨暴也难以摧倒它。
  我的爷爷、奶奶,一个黄河汉子、一个黄河女人,就这么挺着脊梁、长发飘然地站在黄土坡上,像那坚韧不拔地杨树一样。
  那幅被太阳照射的黑色剪影,永久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心坎上。
  父亲说,俺家祖辈是微山湖上打鱼人,因黄河发大水,黄淮并涨,顺着大水从山东流落到洪泽湖西。一条小船,撑着一家人,像泛梗飘萍一般,飘落下来,从我爷爷这辈人起,就落户到了湖西三棵树酒店村。
  这村起名酒店,缘自黄河发水。一有大水便有人抗洪,黄河抗洪需要搭官棚,敲铜锣,张罗吃喝,这便有了官棚村、铜锣村、酒店村。于是,这些带有深刻含意的名字就叫开了。在这些名字的后面,站起一排排赤裸上身的黄河汉子,一群群长发飘飘的黄河女人。这些人里头就有我爷爷和我奶奶。
  在三棵树,我的家族是是孤门小姓,因为是外来户。
  我爷爷从小就受人欺侮,他是靠打长工、扛活来糊口的。我的一篇小说《长工》就是写他的一段经历。河北出响马,关东出土匪,山东出好汉,山东人敢做敢为,一身侠骨,豁达豪爽,“万古纲常担在肩,脊梁铁硬对皇天。”
  我奶奶是坐着花红小轿被人抬进酒店村的,做了山东人的媳妇。从此,她的性格里也有山东人的达理明快。她是酒店村出了名的好人,她会摊煎饼,会唱小曲,为我爷爷一双扛活的脚,纳成小山一堆的鞋底。
  村里人说,山东人会做鞋,就因为她是个大脚。




   
   
                                            

   



  这双大脚,扛起了全家的希望。
  爷爷常年在外打长工,家里的事全是奶奶一个人担着。
  她穿着一件旧褂子,那是件染花的蓝丹士林布褂子,黑裤子,一双布鞋,衬着一双大脚。她把头发前面梳一把刘海,大把长发挽在脑后,成一圆髻,横叉一根银簪子,鬓边留一绺青丝垂下,这是典型山东女人的打扮。
  走出来的女人,虽然身上补着补丁,人却显得精神。
  春天里,满地野菜,她挎着篮子去挖野菜;夏夜中,她在老枣树下扇着扇子,给孩子赶蚊子;秋天里,她能把捡来的麦草堆成小山;下雪天,她到收过的山芋地里挖残存的山芋须子……耕种时分,这女人拉起了绳子,身子弯成一张弓,踩着黄土坷垃,汗水湿透衣襟地拼命朝前走,祖奶奶跟在后面,歪歪倒倒地扶着犁铧。收割时分,她用风快的镰刀,搂过一大抱麦子,哗啦一刀,就放倒一大抱麦子。汗水浸湿了她的衣襟,她身上飘洒着浓浓的成熟的麦香……
  这个女人,是酒店村最勤劳的人。
  在苦难的日子里,她迎着苦难,挺身向前,从不曾退却。
  秋天收割时,地主娘子坐着黄包车来收租子,打着阳伞,站在场上,看着佃户扬场,上风头是她的,下风头是佃户的,当场装包运走。
  奶奶看到这一幕,眼里全是绝望的神情。
  为了给地主家送租子,爷爷推着小车,父亲在前面头拉车,一车粮食足有三四百斤,他们走在崎岖不平的乡道上,气喘吁吁地把粮食送到地主家,地主不准佃户进屋,他们只能蹲在大门外喘口气,连口水都喝不到,更别说有口饭吃了。
  这种艰难的日子,只有一天天熬着。
  父亲说,每到晚上,都看见他母亲的身影在油灯里晃动,她弯着腰,凑着灯亮,千针万线地缝补破衣裳。有时,夜深了,从睡梦里醒来,看见她还在缝补衣服。真不知她哪有这么好的精力啊?!
  谁曾想到,远道而来的孤门小姓,得罪了大户族人。
  大雪天,破草房子上雪压得吱吱响。房子被村里大姓家族团团围住,几条汉子窜上房顶,有三齿耙,扒房子。
  领头的,二话没说,就用一根哭丧棒,追打我爷爷,硬逼我家立马滚蛋。
  奶奶一见大难临头,便挺身而出。这个女人握住一条扁担,横在人群前,怒目铮铮,一绺头发衔在嘴角,挡在黑压压的男人面前,随时准备拼命。
  双方对峙着,僵持着,一场恶斗不可避免地到来了。
  头顶上的烂草乱飞着,扒房子的声音很响,一家人腹背受敌,被人团团围住。
  更多的人围过来,一定要把这家人赶走。
  这时,一条汉子把棉袍一角掖在腰间,操起一根碗口粗的木棍,从人群里跳出来:**!今天哪个敢动他一根毫毛,老子打断他的狗腿!欺负孤儿寡母的,还算个人吗?!
  这是东黄庄三姨爹,由于三姨爹的拔刀相助,一场追打才终止。
  今天非走不可了,见大势已去,老祖奶奶也挡住不了,便对爷爷说:俺们逃难吧!
  就这样,一家人在悲哀的氛围中,踏上逃难之路。
  爷爷的肩上,一副担子,两个柳条筐,前头是儿子,后头是破烂,再后头,是年迈的母亲和媳妇。
  漫天大雪中,一家人走进雪天里。什么叫“离乡背井”,这时,对这四个字便有刻骨铭心的记忆。
  父亲的小姑,长得漂亮,梳着两条大辫子。十八岁时,一天夜里,被土匪绑了票,叫家里拿钱赎人,家里没有钱,土匪干脆就把她卖了换钱,小姑再也回不来了,祖奶奶哭得死去活来。
  祖奶奶一夜头发全白了。整天站在村口老树下,喊着小姑的名字,手里攥着姑娘的一双绣花鞋,人像疯了似的。
  村头的空气里,漂浮着一个苍老绝望的呼唤:丫头,你在哪里?!
  我爷爷,天生就是扛活的把式,肩膀阔,力气足,干起活来不要命。
  给大地主刘汉光家垫宅基,推着小车玩命地干,一口气干到被小车砸伤了脚。车轮把整个脚压断了。虽然经过一段时间,但脚走路尚可,却无法负重了。
  最后刘汉光家给结算了工钱,爷爷为他家一年忙到头的工钱,就是一篮子瘪花生。
  生活的劳苦,过分地重压在年轻奶奶的肩膀上。三十多岁时,她得了一场重病,因家里没钱治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咽气了。
  家里穷,没有钱买棺材,奶奶的娘家人又来闹灵,一场大风波又笼罩在我家头上。最后,东借西凑,才买一口棺材,在凄凉的哭丧中,终于把奶奶葬了。
  奶奶死后,父亲常跑到她坟前看母亲。他每看一次,就坚定一次要走出去的心。他知道,穷人要有出头之日,必须去当兵。
  山东娃,胆子大,父亲14岁就投奔八路军,他是从学堂里偷偷跑出来的,穿一件蓝布大褂子,衣袋里插着一支毛笔,和同学两人,穿过小河、田埂,很快便离开了家乡。他走得那样义无返顾,一走杳无音信。
  逢年过节,家里人要给这个失踪的人烧纸。祖奶奶坚决不让,她相信孙子没有死,到了夜深人静,她一个人跑到野地里,喊着我父亲的小名,放声哭一场。



   
                                                三


   
  家里有一张爷爷的照片。
  他穿着棉袍子,戴着棉帽子。
  小时候,我曾经端详着这张面孔,这汉子粗犷的脸膛,脸上是风霜雪雨扑打的痕迹,额头上深深地刻着几道皱纹,那眼神里几乎看不到抑郁的神情,更多的是面对苦难的坦然与淡定。似乎任何苦难和委屈都能承当,都能硬铮铮地扛着。
  在我出生的那年,我爷爷走了,他是被饿死的。
  饥饿的滋味,饥饿至死的滋味,叫人难捱。
  那是个大饥荒的年代啊!至死他都没有向人伸手借粮食。家里人围着他哭,他说,哭顶个鸟用!这条山东大汉临死,就这句话。
  做山东人,死都要有模有样有骨气。
  奶奶没有留下照片。她死的太早了。我只能在心里想象她的模样,那个山东女人的模样。额前一把刘海,大脑后一大圆髻,一根银簪子,插在圆髻间,鬓边一绺青丝垂下,这是山东女人典型的造型。
  我的眼前浮现出那个白杨树下的身影:黄河浪花叠印的炊烟中,河畔上走来的黄河汉子、黄河女人,他们梗着脊梁,挺着腰杆,至死不认命,在水与火、泪与血中,用生于斯长于斯的生命,扛起生活的艰难,然后把艰难踩在脚下,义无反顾地走向前去。
  父亲八十多岁那年,回了一趟老家。
  又一次回到三棵树,回到酒店村,怎么也寻不到当年的那三棵白杨树。在三棵象征生命不屈的树在哪里呢?
  近乡情怯,离乡愁长。
  在爷爷、奶奶的坟前,他弯下腰,拔起一把把蒿草,轻轻抓起坟头的一把土,细细地捏着,黄土流水一般从指缝间流走。
  他两眼通红地凝望着坟头。这座坟茔,14岁时凝望过,待到80多岁再看时,是怎样的情感之旅啊?这一看,穿越了生命的风雨,一直到满头发白时才能感悟到?!
  一想起母亲,他就想起从小母亲带着他,行走在湖田地里挖野菜、拾麦穗、砍柴草的影子,想起她一手拉着两个孩子走在风雪路上的情景,想起她整日操劳、被生活压得透不过气来的腰身,想起每天晚上在油灯下千针万线缝补衣裳的模样,想起她被苦难生活折磨的日渐消瘦的脸庞……
  父亲,母亲,我看你们来了——他喊了一声。
  两行泪水从他脸颊上流下来……
  泪水滚滚,滴在黄土地里,又被黄土深深地沁入深处。
  祖先们啊,你们在三尺黄土下,能听见吗?
  这是黄河汉子的声音啊!父亲高大的身影在坟前凝成一棵树。
  这个山东人的后裔,把腰深深地弯下来,向着黄土坟茔恭恭敬敬地鞠躬。
  地域感,对于人来说,意味着一切。
  故乡,是一个人的文化胎记,是属于原始基因和最初元素的。诚如威廉·福克纳所说“邮票大的故乡,即使写一辈子也写不尽那里的人和事”。故乡,是温暖我心房的火把,一经点燃,就不曾熄灭,给人以人性信仰的温暖度,始终跳跃、燃烧在我的心中。
  凝望故乡,从故乡的故事里寻找树的影子,寻找黄河汉子和黄河女人的身姿,在那些无穷的记忆里,找寻可以温暖灵魂的柴火,可以萦绕生命丝丝缕缕的情丝,可以慰藉心灵的秘语。因为我的品行和个性、我的灵魂和体魄,都在故乡的土地上得到滋养和灌溉。故乡,正是我心头那道深深的皱纹、深深的乡愁。
  时光是不老的,生命为何像一棵树呢?
  那个黄河汉子、黄河女人,迎着风,宁可被吹光叶子,也不倒下……
  哦,终于明白:那三棵树的含义——
  一棵是生命;一棵是生存;一棵是生活。
  这三棵长在故乡黄土上的树啊!
  就是我生命的LOGO。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5-1 15:42
  • 签到天数: 2 天

    [LV.1]I

    50

    主题

    1644

    帖子

    2265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2265
    发表于 2017-9-10 2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0

    主题

    3491

    帖子

    4611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4611
    发表于 2017-9-11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梦回三颗树,未说乡愁泪沾巾。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82

    帖子

    364

    积分

    白鹭湖

    Rank: 3

    积分
    364
    发表于 2017-9-12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60

    帖子

    103

    积分

    勺湖

    Rank: 2Rank: 2

    积分
    103
    发表于 2017-9-14 13: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斐然的感觉,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31 16:35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I

    328

    主题

    4677

    帖子

    6710

    积分

    山子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710
    发表于 2017-9-14 1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史诗般的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7

    主题

    1133

    帖子

    7050

    积分

    山子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050
    发表于 2017-9-15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史诗般的散文!一个家族的回眸,一段时代的剪影,一次心灵的对话。
    生命的延续世代绵延,生活的故事艰辛坚韧,生存的本质是不忘家史,发扬光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服务|诚聘英才|争议投诉|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淮网 ( 苏ICP备05065568号-7 苏B1.B2-20100267 )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1号     

    GMT+8, 2017-9-20 15:15 , Processed in 0.24501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