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商务合作

淮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74|回复: 10

[散文] 武障河头

[复制链接]
     

16

主题

271

帖子

1309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309
发表于 2017-7-2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障河头
过新安镇北环引羊路,北去三四里,便见双闸联袂,五河汇聚,这儿便是武障河头。我曾数次步行前来,登慈孝高阁,极目远眺,每生怀古之情。
武障河——老家门前的这条大河,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自古以来,是一条极其重要的泄洪水道。
武障河,古称五丈河。明《隆庆海州志》载:“西五丈河,在潘家河南,源自大湖,东入官河。(俗呼武障河) 东五丈河,其源自官河,流入一帆河。可行小舟。”
武障河源起几时?史料阙如,难以考证。但,陈宣《海州志》关于河尾惠胜院的记载,可资以旁证。“惠胜院,即今陀佛寺,在五丈河,宋嘉佑三年开山,僧青公建,元季兵毁,洪武十三年,僧妙友重建。”寥寥数语,道尽沧桑。惠胜院旧址在今新安镇大庙村。如今,还有合抱粗的柱础半埋于河畔残丘下的田埂中,以及雕马浮云的残砖镶嵌在一村户的猪圈墙上……让人感怀不已。真没想到乡河竟是如此的古老。
为何名之五丈河?州志无载,俗野不闻。河名倒是让我联想起,五代后周及北宋年间,漕运四河之一的广济河,因其河床宽为五丈,俗称五丈河。旧时,乡河是因其宽为五丈,还是借人家之大名?临屏闲思,看来,也不必为没有定论而遗憾。试想,那朝,斧声烛影都成了千古悬案,何况遐陬僻壤之细流呢。累赘一句,一河之名怎可与人事并提?
如今,大湖,西五丈河皆早无踪影,惟东五丈河承兄小名,几百年来,流水汤汤,潮起潮落。                  
  二
旧时,新安古镇地处安东、海州之界,为南北要冲,水陆交通便捷,商旅辐辏,十分繁华。自古以来,镇北的武障河头,有无数的文人墨客经此,或舟泊河头柳荫,或夜宿河畔古庙,或闲步临河小街……于是,留下了一幅幅乡野的诗意画图。
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盐河。盐河,古称漕渠,武则天垂拱四年,开泗州涟水县新漕渠,以通海、沂、密等州,南入于淮;宋元符初,开修楚州支家河,导涟水与淮通,皇帝赐名“通涟河”;清时,因为运盐繁忙而称之为盐河。而武障河头因西接盐河,又行六塘河水,就把两河的古意、诗意揽于一身。
张耒、石曼卿、魏源、陶澍、林则徐等一个个文人骚客、封疆大吏都曾于盐河泛舟,往来淮海。这无需推测,他们自然要从武障河头经过。怎是遗憾,我未找到无可置疑地指向此地的诸人诗句。张耒的《海州道中二首》所描绘的,大概有当年这儿的图景吧。
杨锡绂,清代进士、学者,官至吏部尚书、漕运总督,晋加太子太保。可谓一朝重臣。他一生为官清廉,政绩卓著,曾多次来新安镇,并为这一海隅小镇留下了数首诗章。《新安镇舟夜》开头:“新安六塘尾,武障承其流。”说的便是武障河头。该诗最后写到:“安得化灾沴,栗颖尽西畴。计惟河防使,未雨先绸缪。六塘南北治,海沭病其瘳。”可见,一代名臣,心系民生。
清时,出新安古镇北门,有一条官道,直达武障河渡,通向海州。《新安镇志》载:“武障河渡,在镇北涌武庄,河东,通南北。”眼前,仿佛是这样的画面:宽敞的官道上,轱辘车声,吱呀吱呀;铺递快马,一骑卷尘;荷担的脚夫,赶集的耕人……聚集于武障河头。
古渡人喧雨乱飞,
一竿袅袅得鱼肥。
有时纵入清泠去,
出海初三月上衣。
这是清管干贞《五丈河二首》中的诗句,今,由乡如儒浙大胡可先先生题墨,刻石头于二郎神文化遗迹公园中。
管干贞,又一位漕运总督,居官清廉,弊绝风清,鲠直无私,于水利及漕运多有建树。他还题咏了《五丈河六首》,今录其一首:
     
  其一
半篙寒绿浸残霞,
曲曲溪河浅浅沙。
是处腰镰归远近,
满船明月载芦花。
今天读来,让人遥想着当年的武障河头,波澜不惊,如诗如画的风光;也让人品味着到一代漕督,别具诗家、画家的修养和气质。真是,心清官自正。还有一位诗人汤国泰,其《五丈河二首》与管漕督的诗章相类。
渡口旁有古庙,叫北大王庙。据《江南通志 寺院下》载:“北大王庙,在新安镇北五丈河头前。清乾隆间,河库道何炳造五丈滚水石坝,余款请建。有碑记可考。”庙宇早已无迹,碑记哪处湮灭?此庙大约离今祠堂渡西不远吧。二年前,祠堂渡也被裁撤了。
章泂,祖籍安徽绩溪,生于海州板浦,一个英年早逝的诗才。曾经夜宿此庙。
宿武障河
老屋生夜风,窗纸响勃窣。
空林无人声,古魅揖寒月。
怪鸟时一鸣,闻之竖毛发。
拥衾自微吟,疎灯澹将没。
这一位病弱之躯的诗人,萦绕在心头的尽是孤寂、苍凉等字眼。而冯仁宏、唐仲冕等人的诗篇,却是武障河头堪比钱塘大潮般的波澜壮阔、骇人心魂的奇景。
《新安镇志》载:“武障河,在镇正北涌武庄,东通大海,每大潮,雪浪如山,奇观也……”这便是当年的新安镇八景色之一——武障雪浪。少年时,此景犹在,临河的人家都称其为“虎头潮”。当年,每听到远处潮声如雷般地滚来,便丢下饭碗,跑向河堤看潮……如今,“涌潮之声,十里可闻”的奇景,再也不可复见了,惟有古人的诗句,还能唤醒旧时的记忆。
武障雪浪
武障一片雪花堆,
不亚钱塘逐队催。
闻道广陵涛最盛,
如何赛得海潮肥。
此诗作者冯仁宏,乾隆年间海州新安镇人。他所撰写的《新安镇志》还记载着王世应,王庭湖以及无名氏等人的和诗。每一首都极赋武障河头的大潮之势。
唐仲冕,乾隆年间进士,清代著名学者。《嘉庆海州直隶州志》的编撰者。他描述的武障河潮,则别有一番用意。诗录如下:
武障河观涨
黄河飞流势如马,南北六塘急奔泻。
两甄旗鼓足相当,法宜开辟更清野。
陶庄溃决悬未塞,青伊硕项湖口哆。
武障一河作关隘,分趋合沓争东下。
恍如洪炉巨鼎沸,黄金白银尽融冶。
黄者为金白者银,清浊虽同无混假。
独怜泛溢及田畴,深恐浸淫损禾把。
自笑满篝祝豚蹄,差幸堆盐富鱼鲊。
至竟民力宁纡徐,水势上陈笔亲写。
我想,武障河头的大潮之所以盛大,大概与河头的拦水坝有关吧。关于滚水坝后文再说吧。身为州牧的诗家,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情怀,值得后人钦佩。
清时,武障河头还有一小街,叫涌武庄街。《新安镇志 街市》载:“涌武庄街,在武障河南,旱路往来,必由之路。”其实,舟行的人们,也会上岸。翁心存便是其中一位。今,有必要将此人多作一点介绍。
翁心存,字二铭,号邃庵,江苏常熟人。咸丰八年,充上书房总师傅,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因病乞休,复起,以大学士衔管工部;赠太子太保,谥文端。著有《知止斋诗集》。
他的另外身份是海州学正翁咸封的儿子,一朝宰相翁同龢的父亲。其父为官颇有声名,曾亲驾小舟,深入灾区,船翻落水,差点身亡。不用说,他一定来过武障河头。翁同龢《咏菜糊涂》诗前小序:“江淮间屑麦和菜,入釜调之,曰‘菜糊涂’。先祖在海州时,举家所常食者,同龢熟其名而未知其味……”由此可见,翁学正居官之清贫。
翁心存在海州呆了十二年之久。这一次故地重游,是为他父亲的一桩名誉官司而来。舟泊河头,且逛小街,以遣愁怀。诗云:
朐阳纪事诗
晨泊五丈河,河边数百户。
双日人趁墟,喧阗聚行贾。
高轩从北来,仆从杂风雨。
传呼声甚厉,观者如环堵。
下车坐当街,罗拜列男女。
鬑鬑四十余,皤腹气如虎。
里保馈壶浆,市魁上计簿。
某贤某不俏,一一为覼缕。
某也惰当罚,某也功宣叙。
中有一少年,颜色独惨沮。
叩头谢罪过,坐上拍案怒。
罄女赀难偿,擢女发难数。
鞭女背一百,后犯不贷女。
诺诺复尔尔,解衣受捶楚。
须臾处分毕,杂遝进酒脯。
从容上车去,日色正停午。
借问道旁人,向者何官府。
摇首道禁声,附耳作小语。
此是州茂材,此是吾集主。
这是一首纪实的古风,它再现了当年五丈河口的乡村风俗场景,犹如一幕精彩的地方小戏,让人久久地回味。
古人云:一切景语皆情语。诗境是心境体现。杨锡绂、管干贞、唐仲冕、翁咸封、卫哲治、唐仲冕等人或心牵百姓,或诗言民生,是为官者的应有情怀。武障河头之所以成为诗意的栖息地,不光是景,更缘于人。一河之名,因诗而显,因人而扬。
                       三
如今,武障河头,最美的景色在二郎神文化遗迹公园。
公园初建时,我荣幸受邀游园,还涂鸦了一篇《五龙口记》;犹记陋句:待何日,聚一堂,尝春河小鮳,步夏月荷塘,惊秋潮虎啸,赋雪岭冬阳……
后来,我又数十次前往。曾几度携妻而来,登阁俯瞰;曾独自绕行十几里,隔河遥望,心逐波澜;还曾在摄影界孙君明、郭欣亚、刘霁军等人的光与影中,寻觅着它的最具诗意的视角……
前天,作协克波先生来电,告知旅游局旭东局长相邀,约几文友游览五龙口一事。心中颇为欣喜。周末成行,续写下文。
二郎神文化遗迹公园临河而筑,入门便见一片杉林,粗壮、笔直、耸立、阴翳。几十年前的旧事,倏地从记忆的文件夹中弹出。这里,原是河闸管里所。当年,管理所里除了数百棵水杉,还有一个偌大的果园。三月时节,桃红梨白,临波绽放,犹如美人照水;一抹残阳,长河逶迤,几叶渔舟,几声渔唱……今天想来,这是何等的诗意啊。怎是遗憾,少年的目光全盯在那一片水泥篮球场上,哪有纳兰的心思。还记得老球友王化绵的名字,几年前,我俩又成为街头棋摊的棋友。
林外,弯路一转,便是寺院的山门,听着导游胡女士流利地讲解,又和毛祥成先生谈起一园的楹联,才感觉到西游文化和道教文化竟是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这真是中华国粹的魅力。高峻的山门背面的门柱上,昔日同仁王家华先生撰写的一幅楹联,颇有禅味,让人深思。
入主门,献殿,钟楼、鼓楼、戏台、主殿等庙宇绝不比他地古寺名刹建筑逊色,转出三宫殿,便见慈孝阁。高阁临河,拾级而上。五河汇聚,尽来眼底。古老的盐河上,一艘艘越千吨的大舸向北驶去,一个个“接笼鸡”般的船队从南而来……“蒲帆半日到邗江”是唐仲冕的句子,在盐河时常淤阻的年头,这是要有多大的想象力啊。旧文集里,以“阻风”、“舟次”等字眼为题的诗章,十分常见。试想,当年,这儿要有今日之高阁,一定是吴船集岸,鲁酒酣怀。但见,落霞三水,栖鹭一汀,便将无数诗情,阁上题就;而或,骤雨不歇,鮳鱼堪脍,暮鼓声中,凭阁望乡,此际,心中定是何时共剪西窗的羁旅愁思……如今,槛外的烟波,远胜旧时,还有多少登临者,怀揣诗意,效仿古仁人之心呢。
斩蛟台上,石刻了五水之图,这是五龙口之名的由来。那老六塘河的字样,让我目送长河,思接古远。
这条老六塘河便是滚滚黄淮之水的主力军,它和诸兄弟一起卖力,冲锋陷阵,将“万顷苍茫一望空”的古老大湖,几百年间,就变成了“蓑笠乘牛越阡陌”的景象,再越盐河,在武障河头掀起洪涛巨浪,下泄大海。
河畔,曲栏临水,横木为径,骄阳波上,且行且思……之后,又陪迟到的洪来先生,闲步至此,才觉光与影之间的色调,惟高明的画家、摄影家,才可深悟其妙。栏外,一片芦苇青青,密匝、摇曳;土名小刮鸡的鸟儿,不停地叫唤着;蒲、高瓜以及已叫不上名字开着花的水菜,满是儿时故乡的味儿;对岸是一个小小的造船厂,也是有些年头了。这儿便千古武障河的旧河道,它将越千年的历史浓缩在河口这么一小段。
曲径尽头,武障古渡的石碑竖立于道旁,其上,碑阴刻着前文所说的管漕督诗句。不远处,几块横石叠累几层,前置标牌,上写着滚水坝的简介及《武障雪浪》的诗句。我知道,它们不是原址,但也无可厚非。设计者大概是为增强公园的文化厚重感和历史沧桑感,只是太单薄了。心头不禁自问,当年的滚水坝旧址究竟在何处呢?
归来之后,再一次检阅典籍。据《灌南水利志》及其他史料载,早在万历四十五年,淮北盐商集资挑浚盐河时,为了运盐,每年秋冬,在盐河东的各河头打草坝蓄水,夏秋则挖开草坝泄黄,形成了商打民拆的历史。
乾隆七年,盐河西“平地水深丈余,民间房屋冲坍,禾稼被伤,而商人所筑之草坝尚不肯开”。民众忍无可忍,聚围海州衙门,要求开坝放水。时知州卫哲治亲临灾区勘察。只见水淹民田,汪洋百里,即请示南河完颜伟,下令开坝泄洪。
乾隆十一年,卫哲治上书两江总督尹继善,建议在武障河、项冲河、义泽河、六里河、东门河、牛墩河、六条河道口门原有草坝之旁各建滚水坝一座。滚水坝以石料筑成,坝脊以高于河底五尺、低于盐河西岸民田一尺为度。
……
如今,武障河头的滚水坝已尘封在历史的典籍中,不知河头小村栾埝的名字是否与此关联。海西公园的马路对面的新旧河道间,曾建有海西宾馆,也是小桥流水,亭台轩榭,池塘烟柳,槛外潮音……可惜,仅仅几十年,它便景毁人杳,让人感怀。而几百年来,卫哲治、翁咸封等美名却一直在海西大地流传着。
河岔湾畔,十来棵老柳,几树枝繁,几树干朽,可诗可画,惹得同行人各色思牵。也许,当年,石曼卿从惠泽盐场装盐的小船曾于武障河头系柳上岸,一盘小鮳鱼,三壶大曲酒,悠闲地听着淮海小曲……树下,一坨坨旧磨盘,蜿蜒成径,隐约向青庄湖畔竹林、廊亭延伸,追忆千年的那片月,几户的捣衣声……
斜阳梢头,野兔惊道,道上河风,风伴蝶舞……又是一番味道。园外,老堰已为干道,新旧河闸兼为路桥,沟通水陆,衔接古今。
乘车归来,回味着此行的感受,一园的景致,河头的旧事,千古的先贤,以及蓬勃发展的家乡新风貌,想起了那一句时尚的短语:诗和远方。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0-13 15:44
  • 签到天数: 511 天

    [LV.9]III

    438

    主题

    3261

    帖子

    9840

    积分

    山子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840
    QQ
    发表于 2017-7-2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佳文拜读!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31 16:35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I

    327

    主题

    4607

    帖子

    6624

    积分

    山子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24
    发表于 2017-7-2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丽的武障河 优美的文章,不点赞不行!  什么时候几个文友跟着版主去武障河“视察 ”“视察”,看看武障河的风景,看看作者写得像不像?
    养天地正气 法古今完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9

    主题

    3352

    帖子

    4437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4437
    发表于 2017-7-2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1

    帖子

    1309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309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羊有草 发表于 2017-7-2 20:42
    美丽的武障河 优美的文章,不点赞不行!  什么时候几个文友跟着版主去武障河“视察 ”“视察” ...

    临波一阁,百里望淮,何时骚客题佳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1

    帖子

    1309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309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老。欢迎来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1

    帖子

    1309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309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您老莅临指导,祝您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71

    帖子

    1309

    积分

    涟漪湖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309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久违了,文版!忘了密码,好容易找到。欢迎来灌,小酒伺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20 19:38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I

    170

    主题

    3826

    帖子

    7275

    积分

    山子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75
    发表于 2017-7-6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灌南的名胜古迹吗?如是,够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461

    帖子

    2449

    积分

    萧湖

    Rank: 6Rank: 6

    积分
    2449
    QQ
    发表于 2017-7-10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势磅礴,一如不尽之潮河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

    主题

    1266

    帖子

    5373

    积分

    山子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73
    发表于 2017-7-10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潮河小鱼的历史功底。文字厚重,颇有嚼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服务|诚聘英才|争议投诉|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淮网 ( 苏ICP备05065568号-7 苏B1.B2-20100267 )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1号      

    GMT+8, 2017-7-21 06:35 , Processed in 0.48210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